宁德时代迎战特斯拉!-华体会体育官方网站

2024-01-02 02:55:09

特斯拉用降价的方式选择稳定自己的市场份额,很显然, 22.99万的Model 3强势冲击了原本的市场稳定性。 紧随特斯拉其后的是华为问界,全系车型降幅高达3万元,同时,小鹏汽车、零跑汽车选择降低产品价格,为的就是应对特斯拉价格下探带来的直接冲击。

从企业生产本身来看,特斯拉拥有强大的生产工艺优势,同时其在软件营收方面盈利也超越了同行业所有选手。 特斯拉的降价是建立在自身仍然拥有强大利润率的基础上,价格更低、产品力不变的Model系产品将会在明年遇到更大的改变,对于那些曾经想要对标特斯拉的品牌来说,将会被特斯拉的价格战拉入新的深渊。 以小鹏汽车为例,其主销车型P7价格下探幅度高达3万多,小鹏P5价格下降幅度则在2.3万元。 特斯拉的降价和新势力的降价完全不同,前者属于做好准备的主动攻击,后者属于被动防御做出的举措,小鹏汽车在2022年并未有明显的销量提升、产业链完善,这意味着造车成本没有降低、盈利能力并未发生改善。 小鹏汽车的降价拉开的的行业的悲哀。

一方面,需要应对特斯拉降价带来的销量压力,另一方面, 企业跟随降价之后一定会压缩利润,电动车企业基本造车成本极高,电池、芯片等都为强制性开支。 在电池的采购上,企业每年都要花去大量的成本。 去年,相关电动化企业负责人表示,2022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涨价两次,按照成本来说一年电池成本就涨价两万,让企业不堪重负。 宁德时代则表示,每年在采购上花费的资金就超过千亿,不仅自己在给锂矿打工,甚至连主机厂都在给锂矿打工,这是所有企业都非常无奈的事情。

虽然宁德时代拥有接近40%左右的市场占有率,但高占有率背后隐藏着很多隐患,一家独大不利于行业整体发展,同时可能会存在压榨企业利润、打击同行的问题,一些企业为了分摊压力选择全新的供应商,比如说广汽、长城、小鹏等企业已经开始选择宁德时代之外的其他电池供应商。

从技术角度来看,宁德时代电池表现非常稳定,能够为车辆提供更好的技术平台,充电、续航、稳定性都要更好,但企业本身需要生存,宁德时代成本更高、押金更高且存在一定的霸王条款,让企业在电动化转型的过程中遇到很大的压力。 退回到整个行业角度来看,最难受的一定是二线电动车企业。 简单粗暴来说,就是除了特斯拉、比亚迪之外的所有电动车品牌都会受到新一波的冲击,而且这一波的冲击是双向的。 往前走想要拓展市场份额,就必须要面对特斯拉的降价冲击,小鹏、零跑、问界的降价说明了问题,23万左右的Model 3已经形成了新的虹吸效应,不降价就意味着没有市场。 往后看,降价一定会压缩利润,其实这些企业已经没有太大的利润空间,比如说零跑汽车,连毛利润都是亏损状态,想要活下去必须要卖车,在对手价格不断降价的情况下这一波数万元的降价,将会更加被动起来,而零配件供应商采购成本丝毫不降。

电动车的门槛非常低,李斌、李想看到的就是这个极低的门槛,但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是,拼到最后不仅仅看的是技术,还要看产业链的把控程度。 想要控制锂矿资源已经超过他们能力、认知,高成本、低利润不仅会给现有产业造成打击,也必然会堵死后来者的发展之路,这也是小米汽车迟迟未动的根本原因。 大量的企业难以盈利,宁德时代的高成本压力和特斯拉不断的降价动作,这也意味着夹在中间的所有电动车品牌,将会在2023年面对更大的风浪。 毕竟对于企业来说,能够正常盈利才是评判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。如果大量的电动化企业开始举步维艰,伴生关系的宁德时代也会考虑平衡企业良性发展。